街區廣場狗屎無人清理。街區廣場狗屎無人清理。
池中積存的黑綠色污水。池中積存的黑綠色污水。

  我是河西區梅江街鳳水園商業街業主,上海文化銀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從2005年街區建成就開始管理街區物業,連街區衞生都不好好打掃,利用街區資源賺錢卻挺帶勁,物業收支從未公示,就是一筆糊塗賬。

  我在這裏經營火鍋店十幾年,所用商鋪是我妹妹名下房產。買房第一年,妹妹想把房租出去,出租小條貼在自家商鋪牆上,遲遲接不到電話,後來才知道,原來小條被物業的人撕了。再去發現,門前擺了好多瓷器。瓷器商人説,他們向物業交錢了,一個月3200元,一租兩個月。

  一年後,我開始自己幹,陸續發現問題。門前噴泉池,本是不錯的景觀,後來被拆掉,噴泉池被填平鋪上地磚,租給一個商家乾燒烤,一度搭起十幾個蒙古包,搞得整個街區亂哄哄。電動扶梯,全停用了,電梯也沒剩幾部。這個街區有三層,沒有電梯,客人就會少,看起來省了電費,實際上損失的是全體商户的利益。

  這個商鋪2006年購買時花了600多萬元,比同時期同地段住宅用房貴約兩倍,物業費每平方米9元多,每個月物業費就2700多元,一年下來就是3萬多元。可是,物業公司只管打掃衞生,弄幾個保安轉悠轉悠,而且保安人數越來越少,街區曾發生過夜間入室盜竊案,後來才知道,案發時,保安亭只有一個女保安在睡覺。24小時保安服務就是對付。

  物業服務日益縮水,物業費照收,物業公司利用街區公共資源賺錢的招式也日益豐富,公共部位貼廣告賺廣告費,還建起收費停車場。我在規劃部門查過,街區只規劃地上停車位31個,現在被退綠硬化弄出200多個車位,成了收費停車場。街區公共空間歸全體業主所有,物業公司擅自收費合適嗎?

  這些年,物業公司從未向業主公示過收支情況,街區公共設施越來越破爛,物業費一點不少收,還要利用街區公共資源賺錢,這些錢都花在哪了?也不給業主們説明白。很多業主都想把物業公司換掉,但因10多年來遲遲成立不了業主委員會,也就沒法更換物業。物業公司不幹活,業主們有意見,不交物業費,物業公司就年年去法院起訴,法官調解就是走形式,讓業主們按九折標準把物業費交了,可物業管理不到位,卻一直沒人來糾正。 反映人 石先生

  ▼ 記者調查

  3月8日下午3時許,記者來到鳳水園商業街。這個街區位於河西區珠江道、九華山路與友誼路之間,是梅江中心地帶,地理位置優越,整體設計考究,既與九華山商業街融為一體,又在風格上有所凸顯,曾是天津市民業餘休閒的好去處。

  但眼下的鳳水園商業街公共設施破舊,環境髒亂。台階、外牆立面瓷磚脱落隨處可見,所有電動扶梯全部停用,是否具備使用功能不知,電梯能用的也不多,靠近九華山路一側的一部電梯,門前堆有不少雜物。商業街區中間的“噴泉”廣場空蕩蕩的,地面上的麪包磚破破爛爛,大大小小的坑,在陽光下很是明顯。記者沿“噴泉”廣場原有的廊道向百餃園一路走過去看到,百餃園一側的地上一層“噴泉”廣場上,陳舊的設施鏽跡斑斑,“池”底存有多片黑綠色污水,邊緣長有大片的綠苔。

  記者又下到位於地下一層的“噴泉”廣場。近看環境更加不堪入目。一池積存的污水中,綠苔茂盛生長,包裹着泡沫板、垃圾袋、廢棄建材等不可降解垃圾。池水上方,一根水管漏着水,漏出的水不停地滴到池中,為污水擴容。不知這跑漏,誰來埋單。

  10時許,街區內的商鋪大都靜悄悄的。多個商家門前路面油污成片,踩上去黏糊糊的,有的餐廚垃圾桶沒有蓋,敞着口,所有垃圾未能嚴格分類存放。地下一層,多數商家停業了,一片冷清的同時,衞生死角也不少。廣場上,接連幾堆狗屎,不見有人清理。原來的景觀廊道下,景觀燈的玻璃蓋板有的翹起,有的鬆動,還有的被挪到一邊,與地面上大大小小的坑窪一起,構成安全隱患。景觀燈池內,成了垃圾積存地,還長出一小片野菜。

  地下一層東北角有一個裝有棉門簾的公共設施間。記者掀開簾子,隨即被一股濃重的尿臊味嗆到鼻子。一路走進去,來到地下停車場。偌大的空間,只有幾輛車,幾盞照明燈發着昏暗的光。停車場與地下公共管道間相隔一堵牆,透過牆上的縫隙,記者看到,一根直徑約20釐米粗的金屬管道被鏽跡包裹。

  石先生髮來的照片等資料顯示,街區中間原有的噴泉池景美水綠,周邊小商鋪面向噴泉半圓形敞開,頗具江南特色,與記者在現場看到的陳舊呆板的廣場相比,相差巨大。“噴泉和扶梯開了兩年多就沒了,是老化嗎,顯然是物業維護不到位。”石先生氣憤地説。

  記者隨機採訪了街區內的幾家商户和業主,對物業公司的服務,大家都表達了不滿:“物業費每家一年就三四萬元,連衞生都不好好打掃,還談什麼其他服務?他們的錢太好掙了。我們想換物業公司,卻不知道從何處着手……”

  記者來到街區物業辦公室,意欲採訪前台工作人員,被告知:“去後面找主事的,姓張。”張女士表示,這些問題石先生説過多少遍了,“我本人還給他解釋過,他聽不進去。”

  張女士的回答簡短而“規範”。關於小條被撕,答案是:“沒有證據證明是我們員工乾的。”關於瓷器商人交費擺賣,“沒有證據證明公司收過這筆錢。”記者問:“即使物業賬上沒見到錢,物業公司能允許他人在街區隨意擺賣嗎?瓷器這樣的商品,如果沒人允許,能進來擺賣嗎?”張女士説:“年頭太長了,我當時還沒來……”

  關於噴泉被拆、電梯停用,張女士説:“街區沒有大維基金,後續維修均靠物業費,設施老化了,維修費太貴,所以拆除或停用。”至於招貼廣告收費,回答是:“街區現有廣告全是商家自己打的,宣傳自己店鋪的。”關於停車場,張女士回答:“停車場的建立是走了手續的,停車收費合理合法。停車場為每位商户留了一個車位,免費停車,商户進貨,也儘量照顧……”記者希望對方出示停車場手續,被拒。

  記者希望對方留一個手機號碼,以便進一步核實。但張女士説自己就是個收費的,不便透露姓名,項目負責人姓林,可以轉告林經理聯繫記者。但截至發稿,記者從未接到林經理的電話。

  3月9日上午,記者找到街區物業公司負責人胡祝幫的手機號碼,撥通電話,對方説,自己是胡祝幫,但不是負責人,“我就是代理律師。”記者問可否轉告,對方表示可以。接下來,對系列提問,他沒再説一句話,記者此後也沒有接到該公司負責人打來的電話。記者在天眼查看到,胡祝幫是上海文化銀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

  鳳水園的物業管理服務能否得到提升?物業公司一管就是10多年,但業委會遲遲不能成立,業主不滿意也換不掉,街道居委會能否代行職責,聽取業主意見,督促物業公司整改?本報與河西區政府職能部門正在積極協調,並將跟蹤報道。